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中高档女装代销 >> 正文

蕾欧娜 劫 时光与影终年不遇 27

日期:2019-10-3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蕾欧娜 劫 时光与影终年不遇 27

第二十七章

“往里走,往里走,拜托,不要看我!”劫躲在柱子后面,不停的挥着手。

“.........”泰隆机械的走着,时不时看他一眼,脸上已经布满冷汗。

“叫你不要看啦,放心我不会走的。”劫催促道。

泰隆略微停留,硬着头皮朝地下通道走去。

劫等他没影了,再蹑手蹑脚的靠近通道。

暗道里漆黑一片,偶尔有几抹烛光摇曳,把泰隆的身影拉得老长。

再往里走,空气有些潮湿,烛光黯淡,到处都是燃烧殆尽的烛台,汩汩的烛泪堆积在岩石缝隙中,像恶魔的眼泪,粘稠而又浓厚。

通道的尽头有一扇雕刻着精美图案的铁门,蜿蜒曲折的曲线勾勒出一朵妖艳的罂粟。

泰隆上去敲了敲门,寂静的空间里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“吱呀-----”铁门沉重的打开,里面黑黑的,什么也看不清。

泰隆犹豫了一会,谨慎的向前迈步,静谧的通道内风吹过耳边呜呜作响,脚步声清脆而又突兀。

泰隆知道身边有人。

他不动声色,继续向前走。

忽然,脖间一抹冰凉,一把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“新来的?你是塔娜吗?”一个悦耳的女声从黑暗中传来,泰隆裸露的手臂上感受到她黑发的一缕冰凉。

泰隆不说话,保持沉默。

“也是,刚刚经历了这么多,你的心情我理解。”匕首慢慢撤离,随即响起一记响指,一抹淡绿色的光在一只纤细如玉的手上跳跃。

“跟我来。”女子一袭黑发,红衣鲜艳,曼妙的身材被紧致的衣裙勾勒得唯妙唯俏,雪白的肌肤在淡绿色的光晕下泛着点点光泽,五官精致,红唇如血。

泰隆只是看了一眼,就收回目光,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。

“以后就把这里当自己的家,大家都是从死亡边缘爬回来的人,你不用太拘束。”红衣女子在前面絮絮叨叨的说,语气有一丝慵懒,步调倒是踏得很优雅。

泰隆没注意她说了些什么,只是不停的四处张望。

这个地宫错综复杂,自己进来不到几十分钟已经转了很多个弯,而且两边的风景差不多一模一样,没有什么特殊性的建筑。

“既然来了,以后都是姐妹,大家会好好对你,塔娜?”红衣女武汉中医癫痫医院子说着说着,后面没有一声应答,回头看了看那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,但个子却很高挑修长的女孩,刚刚过肩的黑发温润柔顺,清澈的眼眸如水般澄澈。

泰隆仍专心致志的盯着四周。

红衣女子柔和的笑笑,毕竟只是个孩子到任何一个新的地方都会好奇。

不过....

红衣女子静静凝视着泰隆,同时鄙夷的瞟了眼一马平川的胸部。

她真的好高啊...

要是劫在这里一定会瞪着泰隆说,“早告诉过你至少要塞个鸡蛋吧。”

劫在外面等了一会,估摸着地下大概的长度,绕到后面,想找找有没有其他路口。

血蔷薇的上面是一家很普通的茶水间,很难想象地下窝藏着暗黑的地下组织。

“咋有种不好的预感...”劫喃喃,虽说让泰隆这幅样子,确实是他不对,但也是出于无奈,泰隆要是怪罪下来,大不了让他揍一顿。

“算了,还是快点解决吧。”劫摇摇头,徘徊在不大不小的楼房旁。

“塔娜,好好休息一会,我去叫领主。”红衣女子把泰隆安排在一间昏暗的房间内,见泰隆仍然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等了等,出了门。

她走后,泰隆看了看她离开的方向。

领主?

泰隆暗叫不好,要是被发现了就难办了,而且自己至今都不清楚这个组织的真正实力有多强,就连刚刚的红衣女子也隐藏得很深。

泰隆想了想,起身推门。

没锁?

泰隆勾起一抹笑,朝门外望了望,四周没人,很快便隐入了黑暗中。

泰隆走得太快,边走边记忆,两边的风景像画面般翻滚,刻印在脑海。

血蔷薇,比想象中大多了。

“哎呀。”

泰隆速度太快,光线又太过黯淡,撞到了一个柔软的身体,后者条件反射的叫出了声。

“干什么呀,这么急?”少女揉揉发痛的肩膀。

泰隆停下脚步,看着她。

“你是谁啊?是去阴姬姐那里吗?”少女心里不爽,暗叹这人也太没礼貌了,撞到人连句对不起也没有,而且还这么痛..但也不能表现在脸上,故作平静。

“..........”泰隆冷着脸,仍不说话。

“喂,你哑巴吗?”少女鼓着脸,忍耐已经到了极限,俏脸憋得通红。

“...........”泰隆还是沉默。

“怪人。”少女骂骂咧咧的转身,扬长而去。

泰隆长舒一口气,脚步又一次加快。

前面的路越来越昏暗,光源几乎少的可怜。不断有人从身边路过,泰隆视若无睹,眼里只有自己的影子。

“她去哪了....”红衣女子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,疑惑的说道。

“血姬。”红衣女子身后的黑暗中,出传一声低沉的女声。

“在。”红衣女子恭敬的单膝下跪,黑发垂下来,遮住了她的眼眸。

“去找回来。”黑暗中一阵风吹过,把血姬的黑发撩起,露出她血红色的瞳孔。

泰隆像只无头苍蝇,在迷宫般的基地里乱窜,尽管记下了很多路线,但还是不得不佩服血蔷薇的设计者,路上偶尔能看见几处阴森的白骨,看样子是误闯迷失在这里的人。

泰隆从这些已经风干的尸首扫过。

嗯?

泰隆忽然停了下来,慢慢走近那些白骨,毫不畏惧的蹲下身拿起一颗头骨细细观察着。

这种头骨,这么小巧,不像是男人的,看大小也不可能是小孩子。

泰隆的指尖在白骨堆上飞舞,接连二三的头骨被他翻了出来。

这些尸体,都是女孩子的。

泰隆脸色一沉,心里隐隐有一些不安。

难道说..这个组织.....

一阵混乱的脚步声传入耳朵,泰隆大惊,潜伏在黑暗中,用尸体的腐臭味掩盖自身的气息。

“快点,这边找找。”

“快,跟上,别到处乱跑。”

一些嘈杂的声音从左边传来,泰隆屏住呼吸。

队伍踏着整齐的步伐从这条暗道通过,泰隆甚至能嗅到女子长发特有的芳香。

“你说,她一个新来的,能跑到哪去?到头来还不是饿死在这里。”

“哎,谁知道呢,没了她,明天的祭祀怎么办,该不会抓我们去当贡品吧?我可不要,再努力找找吧。”

“总有一天,我们也是这个下场,唉。”

“............”

泰隆听着越来越远的谈话声和长长的叹息,不由得疑惑,祭祀?什么祭祀?

泰隆刚想离开,一只冰凉的手突然捂住了他的嘴。

“嘘,别说话。”

清脆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捂着他的手在颤抖,估计是踮起脚尖才够得着泰隆的头。

“呼,你刚刚突然过来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跟她们是一伙的呢。”那双手松开了泰隆,语气松弛下来,带着些疲倦。

“...........”

泰隆转过身,看见一个十七八九的少女,在柔和的光线下,一张漂亮的脸蛋被照的朦胧不清,却能看清那完美的轮廓。

我竟然感觉不到她的气息。

泰隆在心里暗暗惊奇,女孩却并不在意这一点。

“你也是逃跑的吗?我叫塔娜,你叫什么名字,我们可以一起跑啊。”少女展颜一笑,两个小酒窝笑起来特别可爱。

“...........”

塔娜?泰隆思索着,那个最开始的红衣女子好像就是叫的自己这个名字,原来是她。

“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塔娜扑闪着大眼睛,歪着头问道。

北京癫痫病的治疗效果ne-height:1.75em;text-indent:2em;">“...........”

怎么办...

泰隆平静的盯着塔娜的眼睛。

“你...不会说话吗?对不起...”塔娜很聪明,她隐隐的猜到了一些因素,小声的嘀咕道。

“快走吧,等会人多了很难脱身。”塔娜牵起泰隆的手,不等他回答就拉着他往里走。

“这个姐姐的手好大....”塔娜边走边想,却又说不出口。

劫围着这间茶水店绕了几圈,除了普通的下水道以外没有其他的通道。

“难道要爬下水道?那还不如扮妹子呢。”劫小声抱怨,寻找着突破口。

“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在里面!放开我!”

劫听到店里有一些躁动,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声音在整个小店内回响,真担心这家茅草屋会被震垮。

劫贴在墙壁上,耐心的听了一会。

“你们抓走了我的孩子,还给我,还给我!”

“哪来的疯婆子,你几只眼睛看到我抓你女儿了?自己不看好自家的兔崽子,跑了就说被抓了,赶紧回去别在这里耍泼!”

“放开我,放开我,塔娜!我的孩子,你在哪?妈妈在这里,妈妈在这里!”北京治疗癫痫病比较专业的医院是哪家呢!

“走走走走!别影响我做生意。”

“啧。”劫暗暗叹息,身体变得虚无,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原地。

“你们干什么啊,欺负一个女人。”劫扶起坐在地上的女人,把周围每个人的表情都扫视了一遍。

“你....你从哪里进来的...”店主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,他看了看紧闭的大门,完全没有被打开的痕迹,窗户也关着,但是这个人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众人面前,其他几个伙计面面相觑,竟没有一个人看到眼前这个人打哪来的。

“我是上天派来惩罚你们这群混蛋的,快把人家女儿还回来,多大把年纪了还干这种事,也不害臊。”劫干咳了一声,虽说现在是特殊期间,泰隆还在脚下卖命,自己不该多管闲事,可是骨子里那股气驱使之下脑袋一热就冲了进去,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。

“我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从天堂来的人,管你是哪来的无赖,给我打!”店主显然是一只老狐狸,完全不吃劫这套。

十几号粗壮的汉子拿着长短不一的棍棒把劫和女人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“小伙子,你快走吧。”女人叹了一口气,“就算是死,我也要和塔娜死在一起。”

“噢,那恐怕不能让你如愿了。”劫抽出短刃,脸上闪过一丝杀气。

推荐文章
最新常识文章
友情链接:

神怒人怨网 | 温州马桶疏通 | 魅族屏幕维修 | 男士乳腺增生 | 福田婚姻登记处 | 嗯啊用力哥哥 | 结石手术要多少钱